定光廟傳奇

蘇文魁

  很多淡水人仍不知道,位於今日學府路旁的鄞山寺,是「二級古蹟」的老 廟,因它廟貌不揚(古樸而略顯破落),而且每年初五、六例行祭日外,香火 並不鼎盛:直到華視連續劇「大廟口」以它為外景;以及它龐大的廟產土地,
使它儼然成為淡水最大的房地產擁有者而引人睥睨,才聲名大噪。


汀州八縣子弟合建

  鄞山寺建廟於一八二三年,算來已逾一世紀半:淡水人俗稱它「 定光佛」,其座落處也因而被訛稱為「鄧公里」。其實,它是相當具 歷史價值的建築,是台灣碩果僅存的清時會館。「會館」是台灣拓 荒時期的多功能建築。早期拓荒者都以漳、泉兩府的閩南移民為絕對 多數。他們多的是宗祠、寺廟、朋友家,可以安頓剛抵台灣的同鄉, 而非閩南語系的弱勢族群,就會興建會館。一方面奉祇故鄉帶來的桑 梓神明,一方面團結鄉親、集結力量,以共同面對艱難環境,當然一 更可以照應同鄉新移民。今日台灣尚存的只有彰化的福州三山會館 (白龍庵)、台南的潮汕會館(三山國王廟),而淡水鄞山寺就是
「汀州會館」。

  早期台北的閩北汀州府八縣移民,感到他們必須在登岸處,為人 單勢弱的汀州遊子,安排一落腳之處。於是羅可斌、羅可榮兩兄弟 為發起人,向在台北的八縣同鄉募款基金,再向唐山購買建材蓋廟, 落成後再向故鄉永定縣鄞山寺,迎來八縣總鎮守的定光古佛來台灣享 人間煙火,並巴望他垂顧賜福。最後,又利用剩餘的募款,買下寺旁
的土地,讓族人開墾。


堪輿學教材

  關於鄞山寺,還有一則怪誕的傳說,經常被堪輿風水家引來作例 ,說明沖剋之理。傳說當時汀州人就是看上一這堿O「蛤蟆穴」的 風水,所以當時也就按地理作蛤蟆狀設計,如廟前的半月形水塘,和 廟後左右兩口二尺寬的水井,還真像青蛙的眼和口。當然汀州人得此 「地理」,自然藏風得水,日漸興旺:但風水輪流轉,有人就吃不消
了。

  廟門正對的淡水河邊,叫「草厝尾」的村落(在今公明街末段) ,那奡N是地理而言是「娛蚣穴」也有說法是(蚊子穴),依蟲性而 言蛤蟆是制蜈蚣的,自然「地理」也不例外;從此草厝尾日漸衰敗, 而且雞犬不寧,因每當鄞山寺大開廟門擊鼓鳴鐘時,村奡N會鬧火災 。據說多次抗議,但汀州人都置之不理。沒辦法,他們就以其人道還 制其人,也請來地理師為他們「壓勝」。方法是在街上豎一大竹竿, 夜媬U燈作「餌」,引「蛤蟆」上鉤,把「牠」鉤成獨眼蛙,汀州人 從此「破功」走衰。草厝尾就此平靜,他們蓋了王爺廟(就是今天的 「和衷宮」),奉劉、池、朱三王爺。


先民的軌跡

  這傳說可能起因於中國人偏狹的地域抗爭觀念,而自圓其說,草 厝尾居民是泉州人,他們人多勢眾,難免會欺侮弱勢者。不過被象徵 那蛤蟆雙眼的雙井,一濁一清倒是事實,就是今天我們看到那兩井南 北相距不到二十碼,而水色不同也會稱奇。此廟走「衰」也是事實, 此廟的管理人非凡即罹重病,而廟也一度被客家人佔住,廟地也因「 耕者有其田」而被放領不少。更不幸的是,數年前遭賊災,廟堨悜 山帶來的幾尊骨董級的神像,和定光佛像旁的劍童印童,被洗劫一空 。他們只得上鎖以保護定光佛像,此像栩栩如生又陰森,相傳是金身 。不久,賊二度「光」臨,這次由屋頂下來,把當年唐山師傅刻的雕 花天花板全部挖走,經此二劫這廟元氣大傷。定光佛自身難保,也難 怪無法照應汀州子弟。

  這座廟宇,實在是一部教材,提供先人開拓淡水的軌跡;鄞山寺 非一般閩南式,而且保存得非常完整(這倒,要拜廟勢不振之賜), 是難得的古建築。廟內的雕刻、造作、隔局、廂房、匾額、繪畫(尤 其定光佛像後的那副,簡潔流暢、落筆勁十足)、暮鼓晨鐘、碑文等 都極具價值。   最近,看到廟內堆積了不少建材,顯然是要大興土木,到底要作 怎樣的翻修是廟方的事,但我們希望他們能注意古蹟的維護,否則它
又是一次劫運。


滬尾街第一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