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高爾夫球場小史

周明德

  臺灣第一座高爾夫球場—「臺灣高爾夫俱樂部」位於臺灣島西北隅淡水河 口的小丘陵上,一帶山明水秀。它自一九一九年創立迄今滿七十年,經日大正 、昭和及中華民國三個朝代,仍然維持其名稱為榮譽。臺灣出身的高爾夫球師 門,屢次在國際性比賽獲勝,不但獎金可觀,且為國爭光,名利共享。國際高 爾夫界人士們早已聞聽臺灣高爾夫界的「根」是「臺灣高爾夫俱樂部」。它多 年來輩出不少馳名的榮耀球師,但鮮少有人詳悉其所以然。是否風水好、有「
球穴」呢?或者另有人為、天然因素呢?筆者以各種角度來探討其詳。


陳金獅老師之榮譽遠播美洲

  淡水有二特出名勝,一是第一級國寶古蹟「淡水紅毛城」。另一 是「臺灣高爾夫俱樂部」(TCCG:Taiwan Golf Country Club)通稱「 淡水球場」或「淡水老球場」,台語稱曠野為「埔」,因而又俗稱 「淡水球臺埔」。淡水紅毛城是臺灣現存稀有古蹟之一。淡水球埔 則是臺灣第一座高爾夫球場,數十年來輩出國際第一流職業選手(或
稱球師)屢在國際性比賽中獲冠軍,名聲赫赫,為國爭光。

  一九八五年七月二日,日本有一家歷史久水準高,銷路月以百萬 冊的「文藝春秋」月刊雜誌社派編輯部長堤堯,次長柬直史、作家伊 佐千尋,共三名相偕來淡水球埔探訪「中華民國職業高爾夫協會」名 譽會長陳金獅球師。筆者以鄉土史研究家身分亦與也們同席,提供若
干有關淡水球埔之軼事瑣聞。

  此次他們突然來台訪陳金獅球師是因為在是年六月十三日,臺灣 高爾夫選出陳志忠在美國密西根奧克蘭山村俱樂部舉行的第八十五屆 美國高爾夫公開賽(當時具有九十一年歷史)擊出「大鵬鳥」(第一 桿開球後,第二桿一揮進洞,低於標準桿三桿,俗稱為「大鵬鳥」( 註1)創造該公開賽的破天荒紀錄,一時震動全球高爾夫界人士,故來 台探訪。(按陳志忠的老師是張春發,又張春發的老師是陳金獅毛球 師)。臺灣的高爾夫球師們素來聲譽播揚四海。歷年來他們在日本每 年輕易地獲得日幣一億圓以上的獎金,使數目為臺灣球師十倍以上( 註:約一百名比一千七百名)的日本球師們埋怨不已。日本人早知臺 灣高爾夫界的「根」是淡水球埔,而培養那一些高爾夫「狀元」的老 師便是陳金獅先生:美國人士稱陳金獅老球師為"Father of Golf in Modern China"。(近代中國高爾夫之父),由此可如其聲譽之一斑 :同年九月份「文藝春秋」刊載「臺灣高爾夫老師.陳金獅」一文。

  在美國,許多著名圖書館藏有上述「文藝春秋」縮小版。翌一九 八五年三月及八月間,筆者順路訪美西「聖地牙哥州立大學」(SDSU: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及「馬麗蘭大學」(UMCP: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之圖書館時,閱讀上述「文藝春秋」一九 八五
年九月號所載「臺灣高爾夫之老師.陳金獅」一文。料想不到,淡水 球埔與陳老球師之榮譽顯赫地遠播美洲的若干角落。


臺灣高爾夫球場之濫觴

  一九一八年,乃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年,又是日本統治臺灣 第二十四年,臺灣總督是明古二郎(第七任臺灣總督,陸軍大將)民 政長官(即副總督)由下村宏擔任。下村是一文人,與粗野日本軍人 不大相同,對台胞頗為尊敬,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他擔任鈴木內 閣(向盟軍投降,故又稱為「和平內閣」的國務大臣。)

  是年春四月,台中新聞社長松岡富雄氏旋菲時學習打高爾夫球並 購若干組球桿。他返台後在台北巿「梅屋敷」(日式高級飯店,坐落 現行政院西對面,曾為孫文史蹟紀念館)的大廳招待下村長官與其祕 書長石井光次郎)(註2),表演揮桿動作,並贈與二人球桿各一組。 是有關臺灣高爾夫運動最早記事(註3)。

  是年梅雨不顯著,連日晴朗,五月十八日又是晴天。民政官公館 的主人下村宏於當日上午邀請石井祕書長,藤野懷務課長,臺灣銀行 總裁櫻井欽太郎等三名,在公館(坐落:今總統府與台北新公園中間 ,二次大戰中被盟車炸平,今為停車坪)院子婺掍敦的舅珩y。隔二 日,原班人馬四名與另一名剛好來臺灣出差的三井物產公司參事井上 信氏赴台北陸軍第一聯隊操兵場(今台北巿青年公園一帶,南瀕新店 溪,約五十公頃,稍呈方形)當時山東半島(原為德國租借地)的德 軍早被日軍伍服,主要戰場在歐洲。因「遠東無戰事」,該練兵場野 草茂盛,高達一公尺,一片荒涼。井上氏係一名高爾夫高手,由他指 揮約一百名臨時工人,以二小時半時間割草完成N字形球道,埋三個 空茶罐為球洞開始打球:堪稱歸界上以最快速度完成的球道:

  據一九三八年日人撰「臺灣高爾夫俱樂部二十年史」描寫當時的 情景云:「白色的高爾夫球宛如一條白絲向藍天裡飛翔去!」

  在操兵場打高爾夫畢竟不妥當,不久開始物色理想的場所;是年 八月初旬某日,櫻井台銀總裁由淡水海關長原鶴次郎之推薦獲知滬尾 砲台或稱淡水舊砲台「北門鎖鑰」東邊有一塊前清操兵場。於是相偕 乘「手車仔」(黃包車之俗稱)前往查看「該操兵場裡,除若干兵舍 、火藥庫、掩蔽堤(俗稱「城岸」)等遺蹟外,一片曠野;烏啾、紅 嘴佳令、雲雀等小鳥應有盡有,鳥啼玲瓏悅耳。烏啾的外貌如小型烏 鴉,能驅逐猛禽「鳶」,導致間接地保護農家的家禽,為農民的良友 。因而清李附近農友們稱這塊操兵場為「烏嗽埔」,滬尾砲合建後改 稱「砲台埔」;該地乃是兵家必爭之地,瞭望廣闊,淡水河口之絕景 皆在視野之內。由臺灣海峽吹來的涼風颯颯拂面,相思林濃蔭蔽天, 蟬鳴喧嚷,時值「大暑」季節,然而塵暑盡消。

  櫻井返台北後向下村長官建議將地埕環境絕好的這塊滬尾砲台操 兵場訂為高爾夫場地。而後未幾向地主(日本陸軍)辦理借用手續後 ,立刻應用數十名工人開工整地。是年十月底完成六週球道及歇息屋
一座。

  翌年六月一日(禮拜六)淡水球埔舉行開幕典禮,上午九時許淡 水車站首次出現設有旋轉式皮革紗發的豪華瞭望車(稱「一等車」) ,各界名士雲集,門庭若巿。下村等十年名總督府顯要一行由「一等 車」魚貫下車後,改乘海關的汽艇「千鳥丸」。其餘約三十名高爾夫 會員由「二等車」下車後,改乘「手車仔」前往淡水河球埔。中午由 下村長官打一支開場球,台灣第一座高爾夫球場就此正式開鑼。

淡水高爾夫球場小史(二)

淡水高爾夫球場小史(三)

淡水高爾夫球場小史(完結篇)


註解

註1

(double eagle)(大鵬鳥)的正稱是albatross(信天翁)。 係一九二一年英美兩國的業餘國際比賓中,中美國選手 打一支「第二桿」一揮進洞,低於標準桿三桿」的奇蹟 ,即日由英國選手付名之。信天翁,是一種蹼足大海鳥 ,體巨大,張翼達丈餘,多產於中太平洋中。低於標準 桿一桿稱birdy,低於二桿稱eagle。因albatross(信天翁 )比eagle(鷹)大多,俗稱double eagle(其意是albalross
倍大於eagle。)

註2

石井光次郎,一八八八年出生於日本福岡縣久留米,柔 道三段。民國初年,曾由基隆護衛國父孫中山先生及胡 漢民、戴天仇隨員乘輪船安全地抵神戶港。二次大戰後 ,曾任豈內閣的副總理,歷任眾議院長,日本高爾夫協 會會長,日本體育協會長等。享年九十四。

註3

資料來源,石井光次郎著「回想八十八年」第二。二頁
「臺灣高爾夫之濫觴」。

滬尾街第一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