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鄉之美.淡水美術紀事

1991聯展.劉秀美整理


  按台北市立美術館統計,畫家眼中是愛的畫鄉(做為寫生對向) ,淡水排名第一。有位畫壇耆宿也說「沒有到過淡水寫生的不能稱為 畫家,沒有淡水畫景的畫展,就不能稱為畫展」。可惜,這份自豪已 成妄語。畫餅充飢的都市計劃。沒有文化內涵的繁榮發展,殺了這樂 山樂水的了鎮外貌與靈氣(當我們在懷疑送有多少藝術家在這堨i以 找到靈感時,在這酷夏堙A七位由淡水養出來的「素人」畫家,在台 北市吸引力廊杯發表了「詩美之鄉.美術紀事」聯展,對於他們在風 燭之年,能將他們的美感,爆發出這麼強的創作力,我們欽佩不已,
認為這是淡水無價的丈化資產,特別提供篇幅配合…

  出生於日據時期,小學時美術課的記憶深刻的留在腦海,總覺得 那時候所學習的東西是那麼真實而有用,至今己六十多歲,做完畫仍 有餘力親自釘框,親手勞動是多麼充實的惑覺。釘好木框,接著上油 漆,就是漆料不小心刷上了畫面,我也毫不在乎,畫畫本來就是一件 玩兒的事嘛!大多數人的一生都是在平凡的生、老、病、死及柴米油 鹽中渡過,他們寧願飯後坐在電視前,也不肯找一張紙、一隻筆把自 己所感動的事物描繪下來,人的一生如此呆板的重覆一日又一日相同 的動作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貧乏的生活堸ㄓF追求物質的成就,它
全失去了創造力。

  社會生活堣]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危機和黑暗,每個家庭生活在鐵 窗堙A美術離日常生活很遠,沒有經驗美的可能,人與人間相處的既 兇暴又殘忍,家庭倫理的喪失,更使許多生命失佑,成長後淪為黑道 人物,造成了不安全感的社會,我常常慨嘆美術推廣的不夠,美術教
育的輕忽,影響了臺灣社會生活的內容。

  自荷據時代以來,貿易即海盜,淡水被迫與世界舞台接觸,小小 的古城,迎接了一代又一代的移民,不識字的河水,被迫聆聽了不同 國度的語言,各朝各代衣裙窸窸聲中…異國情調的城砦如詩畫矗立, 多彩多姿的文化洗禮,豐富了淡水的生命內涵,展露出淡水獨特的人 文魅力,它引得各地的詩人駐足流連。每日黃昏,霞光萬丈,淺淺的 胭脂色籠罩全城,巨大的天舞台上七彩的舞衣紛飛,淡水是人的故鄉 也是夕陽的故鄉,沒有一個詩人能在黃昏時離開它,縱使失去生命,
只剩下靈魂,也要繼續在此飛翔。

  一九二九年柯設偕曾作詩歌頌淡水…

詩美之鄉—淡水
詩之港,畫之街,官於史實傳說
的淡水美鄉。
早綠的丘岡,殷紅的城碧,色彩
旋律的港街。
詩美之鄉,淡水!
蓬萊仙境,淡水!
桃源仙境,淡水!
風光明媚,眺望絕佳,空氣澄澈
,景色幽邃,風土和。
山紫水明比美仙境的風光!淡
水!
東方是高峰的大屯
西方是紺碧的大洋
南方是秀巒的觀音
北方是鬱蒼的田野
青松白砂的濱邊,花紅樹綠的丘
岡!

  三百多年來,淡水曾經被不同的統治者以不同的語言呼叫它,如 今我們再也聽不到古老的拉丁語文,佛朗明哥舞的踢踏聲也消逝不見 ,馬偕博士初抵淡水所驚呼的不可思議之美景也消失大半,古老的石 板坡被厚厚的柏油蓋在地面深處,各大建商的挖土機和怪手正蠢蠢欲
動挖向白樓,只有不識字的河水仍繼續流著。
  擁有如此光榮過去,出盡各方人才的寶地,卻因時代變遷以及種 種的人事滄桑,使得許多人移居他他鄉,使得淡水逐漸失去了它往日
寶貴的文化傳統。

滬尾街第四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