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佑宮—住昔滬尾街的幅心

蘇文魁

  雖然「台灣錢淹腳目」,這句福佬民諺吸引不少人到這塊「美麗島來開拓 ,但實際要踏上這片「冒險家樂園」並非浪漫的事。一首流傳於嘉慶年間的客 家山歌《渡台悲歌》,就唱出了「唐山過台灣」的悲愴與辛酸:「勸君切莫過
台灣,台灣恰似鬼門關:千個人去無人轉,知生知死都是難…」


流寓人的神祇

  因此,早期移民在禍福、生死未卜的情況下,啟程前都會去祈求 家鄉的神明保庇,再帶著代表神明護佑的香火袋,敬虔地渡過危機四 伏的烏水溝(台灣海峽)到台灣,安抵後就會找地方供奉這些神祇的 分身隨著經濟狀況的改善、最後,同鄉宗族總會集資擴建這些廟宇, 並回唐山正式將「祖廟」的神像分靈移來享受香火,期盼也繼續賜福 這塊新生地,福佑桑梓。這些廟宇自然就形成聚落的中心,備有教育 、娛樂.自治、保防等功能。

  這些神祇堙A與移民關係最密切的航運之神媽祖,自然成了最普 遍供奉的對象。淡水河沿岸的開發就是以三座媽祖廟為經緯的,如康 熙五十八年(1751年)建於關渡的關渡宮(昔墘竇靈山宮),乾隆廿 五年(1760年)建於八里空的天后宮(渡船頭),以及建於滬尾的福
佑宮。


滬尾街的形成

  昔日淡水的發展,就是以這背山面海的媽祖朝為基點,先向左右 兩邊沿水郊碼頭成線狀發展,再向背面山岡往上發展而成街瞿。永曆 、康熙媽祖朝可能就以茅立朝,而後泉州何姓在此建屋貯存租穀,乾 隆二十八年同知夏瑚也建監倉毗連,得名「公館口」。嘉慶元年(1796 年),福佑宮正式落成,除了媽祖外,在兩旁也配祀觀音和水仙尊王 (夏禹、伍子胥、屈原、李白的合成體)。一是關照人間現實福祉的 菩薩,一是水中之神;主祀、從祀,充分反映拓荒時期先民的民生需
求。

  那年,一場大水毀了對岸原本較淡水繁華的八里城,大批災民過 河遷居於朝後山岡,形成了重建街,再隨著人口的增加街道向北發展 直到水碓子,以城子口跟北投子社相對(這埵雩臛q興化店和水硯頭
、林子街)。
  同時也隨著經濟的日漸發展再形成一平行的新街「米巿仔」,由 畸仔頂向下延伸到布埔頭,這堻z過鄞山寺有路可通小坪頂(此街即 今日清水街,而福佑宮旁的街道,也向內河發展到暗街仔和草厝尾( 有路可通鼻仔頭、竿蓁林)。這個「滬尾街」就是如此以福佑宮為樞
紐成型的。


「媽祖」是誰?

  也許我們會問「媽祖」是誰?怎麼對台灣人如此有向心力。其實 媽祖是人,她是因中國人自古有「得道,雞犬都可以升天」的宇宙觀 ,而成「神」的。

  按台灣縣誌媽祖的傳說如下:
  「后林姓,興化莆田人。父名愿,五代時官都巡檢。母王氏,以 宋太祖建隆元庚申三月二十三日,產后於青田之湄州。方誕,紅光滿 室,異氣氤氳。生彌月不聞啼聲,故名默娘。八歲就塾,讀考輒解奧 義,專焚香禮佛。十三歲得逆典私法;手十六觀井得符,能布席海上 濟人。(宋)雍熙四年丁亥秋九月九日昇化;或云二月十九日。年二 十有八。是後常衣朱衣,乘雲遊島嶼問,里人祠之,有禱偕應。宜和 問,賜「順濟」廟號。自是迄明,屢徵靈蹟。嘉靖中編入杞典,以後 疊受徽號。國朝康熙十九年,總督姚啟聖.巡撫吳興祚,以蕩平海島 ,神靈顯應,奉准敕封。二十二年,我師(清)征澎湖,恍有神兵導 引,及屯兵媽宮澳,靖海侯施琅,謁廟見神衣袍半濕,臉汗未吃,始
悟實邀神助:又澳中井泉,只可供數百口,是日駐師萬人,泉暴湧不 竭;及琅率船師人鹿耳門,復見神兵導,海潮驟漲。表上其異,特進 禮部致祭,敕建神祠於原籍,紀功加「天后」。(康熙)五十九年, 編入祀典。雍正四年,御賜「神昭海表」額於今廟。十一年賜「錫福
安瀾」匾,並令江海各省,一體奉祠致祭。」

  由此可推測,林默娘由一弱女子得此「殊榮」是因中國近代政情 的動盪,對海防的難以掌握,以及航海設備的不安全,因緣際會而來 的。也是東南沿海(北力不興拜媽祖而拜龍王)華人實際生活的反映 ,所衍演的海神崇拜風俗。台灣人特別崇拜媽祖是可理解的。


文教價值

  媽祖廟會成為社群中心,也並不全然是宗教因素,而是都市發展 的必然現象。咸豐年間淡水因天津條約而成國際港,淡水邁入黃金時 代,福佑宮的西邊發展出「新店」的下街。一八九五年日本佔據台灣 ,限制淡水與大陸間的帆船貿易,基隆也取代了淡水的地位,再加上 河港的淤塞,淡水港的「氣數已盡」,但福佑宮旁依然是車馬喧嘩, 廟前的中正路市場仍是商業中心,提供了日常消費和金融服務所需。 但歲月依舊是無情的,一九八三年中山路的拓寬並貫穿清水街、重建 街和新生街接連淡海,馬上襲奪了中正路和市場的地位:街道的沒落 也使福佑宮的社區地位大肆滑落,它現今卻除了宗教因素外,所扮的
社區機能所剩已不多。

  但福佑宮在今天最大的價值卻是它的文教價值,它是淡水現存最
古的寺廟古蹟,是清代中葉風格的樣板建築。

  由於年代久遠,廟內存有嘉慶、道光及光緒年間的古物、古匾多 件,其中《翌天昭佑》匾更是光緒因「西仔反」抗法有功而御賜的真 蹟(光緒因此捷所賜的匾額還有兩面,「功資拯濟」在清水巖,「慈 航普渡」在龍山寺,但兩面都非原匾),西門入口還嵌有「望高樓碑 誌」,是瞭解淡水開港史所必讀的。而石柱、石埃、磚刻上的對聯和 捐獻者的堂號、祖籍地,都可以讓我們拿它來當「滬尾開發史」讀。
  福佑宮在道光年間和近代曾進行多次修繕,但仍然保留了清中葉 寺廟典型風格,成了淡水地區研究中國傳統建築的標準教材,對一個 淡水人來說,藉著福佑宮的硬體建設,來認識台灣本地文化、瞭解先 人「蓽路藍縷以啟山林」的歷史,是一種承先啟後的責任。


滬尾的第二春

  最近,中正路的拓寬已在計劃中,能否為福佑宮往昔所「福佑」 興盛一時的公館口、東興、新店、三層厝等地,帶來第二個春天;純 屬未知之數。但隨著社會的多元化、都巿化,相信福佑宮要再恢復其 在舊滬尾時的向心力已不可能,但曾有專家學者建議,將它定位為重 點文化古蹟,將朝前不敷現代化的市場拆除,改建入地下,將攤販輔 導成現代化超級市場。並在地面闢建成臨海廣場,規劃成藝文活動、 夜市、內河碼頭、觀景和休憩的場所,如此,古剎、老街、麗水、青
山成一體,也許更可能為老淡水帶來生機呢!
滬尾街第二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