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傳統曲藝瑣記

張建隆


淡水傳統藝曲:

淡水平埔調

前清曲藝

日據時代的戲曲

淡水軒

和義軒和南北軒

清籟社和清旋閣

源正興和華音社

西樂隊及其他


淡水平埔調

  淡水最早的音樂,應該是原住民平埔施的音樂,絕大部分早已失 傳。所幸當年馬偕博士曾經採擷原住民歌曲編入聖詩,如今我們還約 略可以從台語聖詩第62A首領受到淡水平埔調的曲風。

前清曲藝

  漢人大舉渡海來台墾殖之後,想必也帶來漢人的曲藝。尤其淡水 一地以泉州居多,南管應該較為盛行。滬尾開港頗早,行商販賈,飯 後荼餘,吹管拉弦,借彈唱慰藉胸懷、交流鄰里感情,或是廟會慶典 、迎神賽會,鑼鼓喧天,想必十分熱鬧。耆老傳稱,在遠早時,崎仔 頂老街每當向晚時分,總有悠揚的弦音飄揚在曲巷間。遺憾的是,前 清時期的音樂紀事,在淡水人族群的記憶中只剩下一片空白。反而倒 是清末馬偕等人來淡水傳教,引進了西洋音樂,隨著教會的發展和興 辦教育事業,一直延綿至今,不曾中斷。


日治時的戲曲

  如今為老淡水人所熟悉的,全都是日治時期創設的曲藝團體,大 多是以戲曲的形式,在廟會祭典或婚喪喜慶中演出。其可貴之處,在 於與社區信仰習俗及日常生活結合,為民間自發性的音樂活動。比較 重要的是以北管子弟戲為主的「淡水軒」、「和義軒」和「南北軒」 。此外還有演潮州戲的「源正興」、唱京戲的「華音社」、南管樂的 「清弦閣」、演北管的「清籟社」、有出陣沒上場的「三樂社」,同 時也有西樂隊的組成。從零星的史料和口述傳說中,我們或能一窺昔 日淡水人音樂生活的多彩多姿。


淡水軒

  淡水軒為當年淡水子弟班中的老大哥,大概成立於大正元年,其 成員大都是生意人、地主和吃公家飯的職員。財力較為富足,從福州 定製戲服,自香港購置「水月燈」,加上「腳色(Kioh-siau)」人才 輩出,如老生陳沛生、三花李金山、正旦邵場、小旦洪神扶、黃督恭 等,演出頗為可觀,在外地也稍具名氣。不過到了昭和年間,就逐漸 式微。式微的主因,一者要角相繼到外地謀生,一者年輕輩另起爐灶 ,成員出走,戰後不久就無形解散了。


和義軒和南北軒

  和義軒和南北軒都是淡水軒的分出團體。前者由王金泉於大正五 、六年間發起創立,後者由許文達於大正七年發起創立。一般說來, 和義軒成員較多在市場內設攤做生意,南北軒較多攤販和勞動者,此 外南北軒也兼奏南管樂。在淡水軒式微後,兩者互為競爭的對手。但 後來南北軒似乎有凌駕和義軒之勢。南北軒的腳色,老輩有陳園、胡 石城寺人,後輩有李奕黎、蔡和重、杜進財、李阿生、陳金次、林永 坤和高水雄等人。兩軒分別於民國b年和f年於永吉和暗街仔購屋設 館,但因後繼無人,今已徒具形式而已。


清籟社和清弦閣

  清籟社約成立於昭和年間的工運時期,當時施合發會社的員工頗 多淡水軒的成員,廠方有意藉戲曲安撫員工,因此組織了一個類似員 工俱樂部的北管團體,並遠從宜蘭聘請樂師來指導。但清籟社維持的 時間並不長,大概只有數年之久,在主支持者廠長洪森病逝後,不久 工廠又遭回綠,把戲服和道具燒個精光,就無形解散了。

  比清籟社成立時稍早,在暗街仔(今公明街12號)有許春風、陳 炎、黃富田、紀清夫等人組成的南管子弟班「清弦閣」。南昔昔稱郎 君樂,大正年間即已流傳。當時著名的樂師是住在草厝尾的林樹欉( 綽號鼓吹欉仔),許春風等人都是他的學生。據傳,林樹欉的曲藝是 由行船來淡水的唐山各所傳授的。南管音樂較為深奧,學的人並不多 ,二十多年前許春風去逝後,清弦閣就「散班」了。


源正興和華音社

  源正興可能是台灣唯一的潮州戲班,是由當時在新店,今中正路 161號,經營中藥材買賣的洪鳥靖斥資組成的,為職業劇團,演員係 購買女孩來訓練,頗重身段,後場樂師則多從汕頭請來。其成立年代 約在昭和初,曾經在福佑宮內的拜亭收門票演,出平時則經常到全島 各處去公演,大概在「支那事業」(昭和12年)時結束營業。   京劇傳來淡水,約在大正末。先是有王金水等人組成的同慶社, 不久就在公館口的覺先館(今中正路109號)中藥店由張朝榮、張季 中兄弟等發起組成華音社。日治時主要是演奏和清唱,戰後則請外省 老師來教,才開始有上場演出,此時更名為華音票房。但過沒多久, 也就無形中止了。

西樂隊及其他

  日人統治台灣,附帶地也帶來了一些西洋的新鮮玩意,如留聲機 和西洋樂器等。大約在大正末和昭和初,淡水開始有「淡水青年音樂 會」西樂團體,是由許川隆、林江海、周寶銅、鄭碧華、林榮煌和林 愿等人所組成,大多為中產階級或大錢人子弟。稍後,淡水軒也由頭 人鄭興旺和洪有桐等出資組西樂隊,當時是由雷池塘帶隊。淡水軒西 樂隊的成員後來也加入清籟社,所以清籟社也有西樂隊。當年,西樂 隊似乎只是一種時尚,所使用的樂器不外乎大小鼓、法國號、喇吧、 黑管等,所吹奏的大都屬於日人編寫的進行曲之類。

  此外,淡水也有布袋戲,協興和小坪頂各有一團,但似乎並不怎 樣出色,在耆老的回憶中並沒留下印象。(錄自《金色淡水》)
(感謝邵來成、吳燦星、許傳興、張季中、李奕黎、高水雄、李慶忠 、雷耀焜、林再發、許金獅、黃昌材、吳勝雄、許壁、林良全、王敏 賢、洪家富、洪家傳等諸位先生接受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