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巖上落鼻祖


烏面祖師

  清水祖師廟是淡水最有實力和份量的,它的廟宇建築更具文化見 證功能,就在今年五月初六,我們不報導大拜拜的盛況(它太多人去 專注,而顯得世儈化),就讓我們來認識它的沿革和殿堂建築之美。
  清水祖師,在神籍裡他屬福建安溪人的鄉土神明,安溪在泉州府 山區,素以產茶聞名。明末因李光地家族支持滿清,在政治立場與鄭 成功對立,故其居民來台較漳、泉所屬沿海諸縣晚。俟嘉慶、道光年 間台灣茶葉種植日漸推廣,安溪人始大量來台從事茶葉種植、製造, 清水祖師之信仰亦隨之傳來,其廟多見於產茶區,目前全台有廟六十 三所,今其鄉土神特性也漸消失,淡水即是例子,它已成了淡水的閤
港朝。

  清水祖師是誰?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較公認之說法如下:他1044 年出生於福建永春縣小姑鄉,姓陳名應(相傳因避其諱,因此拜也不 能用空心菜),幼年出家於大雲院,法號普足,得法於大靜山明禪師 。1083年安溪大旱,鄉人請他來祈雨,他到後甘霖降旱象除。安溪人 認為他是得道高僧。留他住錫並為他築清水巖道場,他可能略懂醫術 ,而且社會關懷意識很高,利用他的聲望做了不少公益建設,修橋舖 路讓人感懷不已,1202年圓寂後,安溪人建塔刻像祀之,身後累封昭
應惠慈濟善利大師。

  當然還有不少傳說:如他在鬼窟與鬼鬥法,雖被薰了七日夜(臉 是因此而黑的),仍然收伏牠們。也有一說:他少年時為了圓兄嫂感 情,捨雙足入灶而成神(因此臉黑無足)。總之,他得號麻章上人和 黑面祖師。也傳說他曾為宋寶皇太后治乳癌,癒後欲贈其金帛而不受 ,卻要求一大沈香木,這就是後來雕其六座正身的木料,淡水和艋舺
所搶的就是其中的一尊。


安溪桑梓神

  乾隆年間安溪人來淡水河系沿岸拓殖者愈來愈多,也相繼建立起 自己的聚落,當然也奉祀清水祖師來此享香火,艋岬在1790初建清水 巖,三峽也在一七九六年建長福巖清水祖師。在河口的淡水自不例外 ,淡水首廟福佑宮,嘉慶元年改建時的八籍人氏中,安溪人也在其中 (八籍:惠邑、清溪、晉水、武榮、螺陽、桃源、銀同和道光二年另 謀發展的汀郡)今日廟中有「清溪(安溪)弟子」落款的柱子即有四 處;乾隆十五年時張文鳳不僅開墾了小坪頂,也迎來另一尊桑梓神「 保儀尊王」(俗稱社公,即是唐末大夫許遠),做為他們張氏族人的
凝聚象徵。

  至於清水祖師,則在咸豐年間,由清水巖本山的和尚背著祖師佛 像,分香火到滬尾港的,首先安奉在東興街濟生號翁種玉家中(在今 中正路林齒科斜對面),翁種玉乃當時著名士紳,光緒二年龍山寺在 修葺山川殿時也曾捐了右門,今日尚留有其落款「軍功職員翁種玉」

  神像雖供在民宅,但其聲名卻不亞於廟中正神。因它是當年皇太 后御賜的沈香木所雕,算是「頭祖」。再加上此佛像落鼻顯靈的神奇
故事更讓聲名大噪。

  據說每逢天災巨變,便會落鼻示警,神奇的是將鼻子沾上香灰清 水就可黏回,並且怎麼拔都拔不下來。因此名聞遐邇遠近來拜。同治 八年十一月廿三,石門鄉迎他去繞境,神像一到港口突然落鼻,莊民 大驚爭相走報,在大夥圍觀之時,突然地全村地震屋倒牆塌,由於大 家都傾巢而出,因此無人傷亡。在今日祖師廟的北邊五門(龍門)門 檻上,仍雕「祖德施石門昔日震災佛力」記此一事件,另一邊雕「師 勳建沙崙當時制敵顯神通」,那一天是一件令他聲威遍傳台灣的故事
了。


沙崙禦敵

  光緒十年,中法戰爭開打,八月十三日(陰曆)法將李士俾麥率 艦抵淡水海面,他們的船堅炮利,讓孫開華提督倍感吃緊,除了動員 軍民奮力一搏外,也請來附近廟宇之神祇助威,結果八月二十日一戰 奏捷。後來相傳,由俘虜口中得知,法軍登陸時,司令官曾由艦上的 望遠鏡,看到鎮區上空全是和尚。那時大家才明白此戰是清水祖師大 顯佛力,助軍民抗「西仔蕃」的,因此戰後孫開華除了獎賞三軍之外 ,也奏請光緒皇帝賜匾「功資拯濟」給清水祖師。不料卻因此引來風
波,讓落鼻祖師難作「神」。
  翁家即是民宅,自然不能懸掛皇帝御賜的匾額,再說今日的清水 祖師身段已經不同,沒有廟也說不過去,但蓋一個能容此大菩薩的廟 ,它的規模當然需要些時日,剛好艋舺祖師廟剛完工不久(一八七六 年改建成),中法戰爭兩地也合作得不錯,他們遂請淡水把落鼻祖暫 寄該廟,俟淡水新廟落成後再行奉還。當時淡水就將落鼻祖(老祖) 和匾額寄放艋舺清水祖師廟,僅留下老二祖和三祖供鎮民膜拜和消災
改厄。
  無奈建廟的事,卻因改朝換代(由光緒、明治、大正到昭和)、 擇地、經費和一些難分難解的人事糾紛,而一再拖延。最後,在地方 頭人和善士出資斡旋下,遂在榮記大厝後,購下三間平房和空地,做 為建廟用地,原址上挑夫所供奉的蕭府王爺(蕭仔爺)則暫時遷走,
將來落成再和清水祖師一起配祈廟中。
  這次建廟淡水可真是全力以赴,街中最有份量的耆英會(由廿四 位六旬之上的鄉紳組成)和最大軒頭淡水軒(子弟班)都悉數投入, 從今日廟中廊柱、牆堵、石雕和木作上,捐獻者和題字者的落款來看
,其動員力在淡水是空前末有的。

護神辨正身

  昭和九年(一九三四)清水巖落成,淡水人興高采烈的要去迎奉 落鼻祖師,不料,艋舺方面居然不給,甚至認為落鼻祖佛像原本就是 他們所有。一場互不相讓的神像爭奪戰就此展開,直到對簿公堂。

  日本法庭要求兩造各把證物呈堂對質,艋舺人就把「功資拯濟」 的匾額提出,沒想到卻反而因此敗訴。因為日本人也知道中法戰爭是 在淡水打的,而且光緒同時還頒給龍山寺「慈航普渡」和福佑宮的「 翌天昭佑」兩副匾額,既然兩副都在淡水,這一副也不太可能頒給台
北的清水祖師廟。因此裁決落鼻祖師佛像歸還淡水。

  只是淡水若要因此高興的話可能太早,艋舺人出了一招。他們請 人雕一尊和落鼻祖一模樣的佛像,刻得巧奪天工難辨真假,以亂淡水 人的選擇。有趣的是,傳說在迎駕的前一晚,落鼻祖託夢給翁種玉( 註),告知明天他會差一隻蒼蠅(護神)停在「正身」的佛冠上,希 望也們不要抱錯。翌天翁種玉和兩位頭人有備而來。果然,在神案上 有兩尊相同的佛像,其中一尊的佛冠上果真爬了一隻蒼蠅,就毫不猶 豫的一抱就走。「壓霸」的艋舺人不放他們走,並硬說他們錯抱了廟 內的佛像,糾紛再起又告到法庭。當然,法官問起他們如何確定淡水 人拿的是「正身」,當然一這種托夢說在公堂上就站不住腳了。最後 ,法官覺得清官難斷廟務事,乾脆裁定折衷辦法;佛像兩方共有,採 輪流供奉,雙月在艋舺,單月在淡水。淡水人也覺得,艋舺人多勢大 ,再耗下去清水巖就開不成廟了,因此只得將就一點。如此一來一往 倒也無事,直到光復後才發覺艋舺的「壓霸」性依然未改,因為那尊
落鼻老祖又是假的,真讓淡水人氣結。


五月初六大鬧熱

  不過還好,菩薩雖然真假難辨,香火卻一直興盛。

  有人說是好風水的關係;它座落於淡水五虎崗中,人氣最旺的崎
仔頂龍頭,而且坐西朝東,迎著旭日東昇,左有大屯右有觀音拱護, 川流不息的淡水河,源源不斷的流入龍口,真是藏風得水。每到夜晚 ,廟埕兩旁的石燈一點,由鄞山寺方向看來,彷彿生龍盤踞雙眼正視 前方(此景已看不到了)。但另一讓它聲名遠播,和讓艋舺相形見拙
的是五月初六的大拜拜。

  五月初六並非清水祖師誕辰(正月初六才是),據說日治時代時 ,淡水地區發生瘟疫,信徒希望請落鼻祖師出巡為地方消災解厄,經 地方頭人商議,決定在端午節的隔天遶境。因為五月節的牲禮供品可 再度使用,在當時不失為節約的善舉,而且時值初夏農閒,大家比較
有時間。

  當日在淡水軒陣頭的帶領下(祖師廟右邊供奉他們的西秦王爺) 繞境遊行,不料卻被日警佐藤金丸課長攔下,日治時代這種遊行是違 法的。這時落鼻祖師的鼻子突然掉下,大家驚嚇不已,後來經法師行 儀再沾上香灰符水就將鼻子黏上,頭人們乘機向佐藤大人表示,他若 能將剛黏上的鼻子再度拔下,甘願馬上打道回廟,佐藤不信邪立刻答 應,沒想到不管他如何使勁的拔,就是揪不下來,驚愕之餘只得准落 鼻祖遊行。後來又聽說,佐藤調走後清水勉治接任,也被清水祖師用 落鼻「教乖過」。從此正月初六的繞境成例,年年遊行大拜拜,直到
今日它已經成了淡水附近眾廟宇神祇串聯大鬧熱的日子了。


民藝殿堂

  有關落鼻祖師在淡水,以及如何有茲有聖的傳說,當然還相當多 ,我們不及備載,至於信不信那就由人了。我們所關心的是,清水巖 既然是淡水最代表性,也是最具影響力的廟宇,它應當如同北港朝天 宮成立「笨港文教基金會」一樣,善用其資源,負起本地文化承傳和 帶動的使命,最低程度,在淡水文化古蹟一連串拆除改建的浪潮中, 能將清水巖廟貌和文物,當作古董一般珍惜和維護。因為縱使這廟多
有財勢,要蓋座有如此具價值的廟,在今日已不可能了。

  清水巖的建廟,不光只是在淡水最興盛時期,也正值台灣廟宇建 築的高潮。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結束,抗日運動轉為溫和、社會 漸趨安定,日本殖民政府的公共建設也陸續完成,台灣經濟力顯著的 增長,因此各地大廟宇普遍進行改建計劃。那時的改建不但仍用傳統 木結構,且多力聘名匠主持,匠師為求聲名每每全力以赴,於今天來 看,這些廟宇都有很高的價值,淡水清水祖師廟就是代表。

  祖師廟格局上,受到艋舺龍山寺和大龍峒保安宮很大的影響,特 別是前殿和龍山寺外觀幾乎相同,甚至部份石雕題材也是一樣,這和 設計者背景有關。祖師廟的前殿為廖石成所建,後殿是郭塔建的。


紅鰻司廖石成

  廖石成,人稱紅鰻司,是繼陳應彬司和王益司兩位名匠之後,台 灣最優秀的大木匠師(即是建築師,不是雕花匠)。廖氏生於1900年 ,是漳派大師彬司的高徒。彬司是北港朝天宮和台北保安宮的設計者 ,他和當時建龍山寺的溪底派名匠王益順,在聲譽上幾乎是二分天下 ,他們兩人彼此英雄相惜、建築風格也相互影智,廖氏在他們熏陶下
,作品深得兩位大師精髓。

  祖師廟前殿採用「假五門」的形式(開五門是帝皇格的神祇才配 用,清水祖師只配三門)。中間為面開五間的山川殿,兩旁置一間宛 如小廟的五門殿,中凹入開小門,使用「卷書階」形台階,以別於山
川殿中門。

  整個山川殿的裝飾,都表現出當時流行的繁複風格,在這方面紅
鰻司動員了不少傑出的匠師和他配合。


雕琢人—木成司

  張火廣、張木成父子是惠安來的唐山石雕司傅,張火廣人稱「火 廣司」,對岸八里的開台天后宮是他的作品,該廟的「祈求吉慶」堵 還有他的落款。祖師廟施工期間火廣司過世,石雕工作由木成司完成 ,今日中門左麒麟者仍有「雕琢人張木成」的題名,想必是對這件工 程相當滿意(一般自稱石工)。山川殿和五門殿的六面封神榜人物戰 騎石窗,以及龍牆虎壁、祈求吉慶堵都有相當高的水準,個個表情生 動,宛若血肉之軀。左右邊門旁的「四季平安」、博古圖,和門楣上 的「一路連科」、「春光長壽」、水車堵的戰騎和「歐利桑扛廟角」 ,都令人目不暇給。可惜的是觀音石材質地差,剝落不少,而且步口 廊龍柱,描以不必要的白線又套上鐵窗,實在是畫蛇添足,有礙觀瞻


民族匠師—龜理司

  黃龜理是聲名卓越的木雕高人,他不僅在此雕出彬司系統最拿手 的離虎拱,也為祖師廟帶來豐富的生趣。步口通樑下的獅座和對看牆 上的麒麟座,雛得栩栩如生,不論是飾鬚、球帶或仙人都是神氣活現 的。麒麟座下的員光板,虎邊雕的是「三顧茅蘆」,龍邊雕「渭水釣 魚傳賢名」,尤其是姜太公離水三寸,魚兒跳上鉤的畫面,讓人看了 不覺莞爾。步下的員光板,以開書軸式佈滿人物戰騎,打打殺殺甚是
熱鬧。

  檐口下的垂花吊筒雕花藍狀,是近代廟宇的作法,堅材仙人封準 最特別的是步口廊龍柱上的雀替,朝中門的兩扇因礙於面積和造形, 每扇只雕三個人物,都是偷窺有關的故事題材,一為「風雲會蔣幹中 計」,周瑜假裝酒後失言、臨缸嘔吐,蔣幹偷聽,逗趣十足。另一邊 是「關雲長單刀赴會」,關公佯醉一手提刀一手牽著驚嚇的,埋伏在 門後的殺手見狀不敢衝出,豪氣萬千。匠心獨運,不愧是名師手法。

  一入山川殿,是二通三瓜的大木結構,但這堣ㄢ]瓜筒而置獅座 上出仙人挑雞舌木,這是較高難度的木作,通樑插角則雕以飛鳳。而 山川後步口通下置象座,寓「太平有象」。兩榜的簷廊雕螃蟹和蘆葦 ,取其科甲之意,寓「二甲傳臚」。再加上這些員光板的花鳥圖式或
人物兵馬,讓祖師廟奠立了高度的藝術價值。

  黃龜理今年九十多歲(註:已於1995年去世),早期三峽祖師廟 也是他雕的,去年(1990年)被文建會評為「民族匠師」,看來是實
至名歸。


陶匠陳天乞

  然而祖師廟最具看頭的是前殿屋頂的剪黏與交趾,廖石成對前殿 屋頂設計採三川脊式,即將屋脊分作三段,中段抬高並作垂脊,使屋 頂層次變化豐富,兩座五門殿也是如此處理。為了讓它更顯華麗,在 山川殿明間以虎、豹、獅、象扛起脊上加脊的「西施脊」。並在脊上 置造形優美,傲視全台的「雙龍搶球」、也在次間脊上又再加小龍,
都是些精美的剪黏。

  而脊身上和垂脊排頭上,安以精美的交趾陶人物。而和紅鰻司配 合的陶匠就是陳天乞,在台灣北部許多著名廟宇都有他的作品,而祖
師廟屋頂上的這些剪黏和交趾最能看到精巧的「手路」。

  八個排頭八齣戲、生旦、神妖、公侯、將相個個表情和動作都迥 異,頭上的降龍、伏虎羅漢架勢十足,最精采的是正脊脊身的八仙座 騎,角色清晰可辨、動作利落。這些有靈活身段動作的交趾人物和對 面戲台、土地公宮上木訥無神又艷俗的剪黏交趾成了鮮明的對比。

  交趾陶是冷燒出的釉上彩,經日晒後褪色不少,有點像白瓷人物 。這些陳天乞的遺世之作,是淡水最具價值的民藝寶藏,廟方應加以
謹慎維護才對。


正殿—三通五瓜

  廖石成在淡水時,也同時設計了北投仔的李姓宗祠「燕樓」。光 復後,他最大的設計是台北、北投和白雞山三座行天宮,但那已經是 水泥結構的建築,淡水祖師廟可能是他較末期的大木遺作之一,彌足
珍貴。

  祖師廟以兩廊連接正殿,可惜近代大肆改建,已無法窺其原貌, 而且幾根大圓柱破壞了它的形制(傳統圓柱最尊置正殿金柱,八角其 次,方者為卑,尊卑有序不得越次),中庭加蓋屋頂不僅失去廟宇建 築最重要的莊嚴神祕氣氛,也喪失了深度感,使殿堂成了大雜院,而
且影響通風,對大木作和木雕有極大的殺傷力。

  正殿前有一藻井(蜘蛛結網),可能是近代所做。正殿為郭搭所 設計,他也是名聞台北的大木匠師,建台北保安宮時,他和廖石成的
師尊彬司對場建,因此輩份比廖石成高,而負責正殿。

  正殿大木作採三通五瓜,瓜筒瘦長,氣勢相當夠,雀替雕飛魚,
據傳牠好吞火,裝飾在樑下是消防器材。

  佛像座上的神籠,雕刻非常繁瑣,但無法入內細看,是否初建時
原物就不得而知。

  正殿前帶捲棚軒,可能早期當拜享用。兩邊棟架各有一對獅座, 雕工並沒山川殿精美。殿前龍柱的水準自然無法和淡水的龍山寺、福 佑宮相比,不過倒是代表了日據中期的風格,採一柱單龍,龍身朝下 龍頭由底部扭身昂首、縮喉吐胸,下面的石柱八面都雕有各式水族, 還算值得一看。兩面對看牆上的石雕,相當淺顯易懂,龍邊堆士、農 、工、商、下方以水磨沈花雕「漁翁得利」。虎邊雕師、仕、庖、牧
,下雕潑猴採蜜,相當傳神逗趣。

  祖師廟的彩繪,落成時是名彩繪師洪寶真所畫,目前是其謫傳弟 子莊武勇所繪,正門門神陳奇、鄭倫(哼哈二將)的畫像上有其簽名
,他目前仍是活躍於台北的老牌彩繪師,授徒不少。


崎仔頂的大廟

  以清水祖師廟峻工的年代,和曾奉「昭和」為正塑(「昭和」都 已奉令塗掉),鐵定是不會被內政部評鑑為古蹟的;但它在淡水人心
目中的地位、和建築裝飾上的價值,又豈用得著官方來定論呢?

  近年來思古情懷漸成氣候(不信去看看中正路的古董店),欣賞 古蹟蔚然成風,大家奮不顧身的往鹿港、北港、萬華去趕集,其實這
個在我們小鎮崎仔頂岡頭,「寺廟之美」不也俯拾皆是嗎?

翁種玉若30年代依然建在,可能已近百歲,本刊對此點
尚有存疑。

滬尾街第四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