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家五代和淡水天主堂

張天祥


  清末時,淡水不僅是台灣三大港口之一,更是一個國際港,加上 當時清廷允許外人在中國內地自由傳教,於是外人入台灣者漸多。咸 豐年間,菲籍西班牙人畢老來到了淡水。畢老是一商人,從事海上貿 易,娶泉州女子黃春為妻,定居淡水,一八五八年生子畢金桂。畢老
於一八八四年過世,埋葬於今淡水文化里「西仔公墓」。

  畢金桂是畢老的獨子,娶淡水女子呂環為妻,育有五男一女。當 時他曾 於今中正路一六五號經營得記酒樓,性質類似今之飯店。此 酒樓後來由他的三子畢有諒接管,至抗戰期間因物質缺乏而停止營業 。淡水當時正值開教之初,尚無天主堂,且當時教友亦不多,只有三 家,除畢家以外,尚有陳家(在今淡水加油站附近,務農)及下圭柔 山阮家。每逢禮拜天,教友們即駕臨畢家得記酒樓舉行彌撒。因感於 教友們無場所做禮拜,畢金桂乃建議尋一適當之地蓋一教會,便於教 友做禮拜。乃於清水街崎仔頂今中山路斜坡購得一民房做為教堂。據 巴西之教會資料內有一段紀錄述及「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淡水 住民畢金桂(父菲籍西班牙人,母中國人)之請,尋桑神父假其家為 說教所。同二十七年蒲神父(M. Manuel Plato)出千元購買土地及東屋 ,改為教堂。」從這段敘述知畢家乃天主教北淡水開台第一家。

  現今之淡水天主教堂(即聖母堂),乃三十多年前重建。據傳, 內有一百年聖母像。1950年,高思謙神父(註1)曾自願到香港苦修 院,修院養育一百隻牛,院中堛漱H每天將新鮮的牛奶送至香港飲用 也從福州乘船至基隆,船靠港欲上岸時,因甲板滑落,多人溺斃海中 ,高神父在危急中呼求法第瑪聖母的庇祐,最後終於逃過此劫沒有溺 亡。爾後高神父到淡水任本堂神甫,見天主堂之聖母像,於是將教堂 ,命名為法第瑪聖母堂,以紀念聖母保祐其性命及來台宣教的使命, (每年五月至十月的每個月十三日,是法第瑪聖母朝聖日,經常有各
地教友,到此禮拜聖母,淡水之聖母堂為一朝聖地)。

  畢金桂之三子畢有諒,娶妻馮氏,馮氏生女慮蘭後不久即過世, 畢有諒即一生鰥居育女。抗戰期間,得記酒樓停罷後,有一段時間曾 至高雄友人處從事碾米工作,後因老四畢有德被日軍拉去當軍伕,有 諒乃回淡水掌理家族之事務。往後十餘年便在淡水中學(今淡江中學 )當廚師,老年退休後,至淡水天主教堂服務,全心事奉娶母,終其
一生。於今年(1990)七月過世,葬於三峽,享年八十七歲。

  畢有諒獨生女慮蘭,今六十歲,嫁于周文光,現居住在文化國小
旁,育子女六人,均已婚嫁生子。

  畢有利乃畢金桂五子,現年七十七歲,娶淡水女子江來好(現年 七十五歲)為妻,育有二女一子。現夫婦仍健在,居住於今淡水長老 教會對面,子女皆已事業有成。有利早年曾從事捕魚,光復後從淡水 往返中國、日本做生意買賣。六十歲時到淡專服務,六十五歲退休, 在家安養餘年。早年時,曾有淡水中學(今淡江中學)學生陳金昌先 生寄宿畢有利夫婦家,有利夫婦待之如子。陳金昌先生畢業後,每年
皆至淡水拜訪畢有利夫婦(見前文—父親的淡水故鄉)。

  畢家開台兩代畢老、畢金桂皆屬西班牙籍,但死後皆葬於今淡水 二級古蹟馬偕墓匾旁之西仔公墓,成為永遠的淡水人。而其第三代畢
有利夫婦、第四代、第五代子孫,已皆歸屬為台灣籍。

  據畢有利之妻江來好女士回憶:二次大戰期間,他們受到日人猜 疑、監視,行動極不自由。連到台北都需至日本官府外事科報備拿證 明書登記,才准許到淡水以外的地方。直至光復後十年(民國四十四 年)才正式由西班牙籍歸化為台灣籍。另外畢有諒之女,原亦是西班 牙籍,在抗戰期間為了入台籍而改姓氏,從其母姓馮。故二次大戰期 間,馮慮蘭女士較其叔嬸畢有利夫婦不受限制,而能自由出入台北外
婆家。

  畢家從畢老落腳淡水至今,已傳至五代子孫,其對淡水天主教之 開發已成為天主教史。而其手孫已皆歸屬於台籍,以後世世代代都將 是永遠的台灣人。

註1
高神父現年九十歲,住在台中二水山上,早年與畢金桂
之二子畢有財是福州神學校同學。

滬尾街第三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