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人文古蹟巡禮

蓬來山黃金夢(下)

蘇文魁

  去年十一月廿四日清晨,連日的陰雨已停,雖然明知道山區依然 泥濘,但身為淡水人都明瞭,不能在冬尾天奢望她多放晴幾天。一陣 Morning call後,六個大男生立刻整裝到工作室集合,搭著三協成的小
發財車,直抵北新莊圓山仔頂的豎山口。

  我們這次登山活動,預定達到三項目的:

  第一,踏查八連金礦現場,緬懷30年代「大屯山金礦」的淘金熱
潮,體驗當年礦工的艱辛。

  第二,嚐試在較受忽略的「陽明山國家公園」西北麓,開闢一些
登山賞景步道,供較佔地利之便的淡水人,能就近尋幽探勝。
  第三,對高山箭竹草原和紅械(楓)分佈狀況作瞭解,並評估其
親賞價值,以增添淡水的歡光資源。


愛梅山壯

  愛梅山莊位於登山蹊徑入口旁,莊主李英夫先生原本服務於以三 芝鄉云所,退休後即隱居於此經營苗圃,過著「採菊東籬下,悠然見 南山」的生活。地闢山路別人走,種橘子別人摘,只付出沒報償卻從 無怨言。入山前我們請這位「山大王」跟我們合照,他提供不少山上 的賀料給我們。他用極感性的口吻告訴我們:「年青人,隱居山林實
在好,不過要耐得了寂寞」。

  我們九時許入山。


路痕

  一這條路七月間我們曾來過一次,當時僅憑指南針和往昔筍農走 過的痕跡(他們已另闢一捷徑,多年來不走八連溪谷)尋覓出山徑, 五個月後的今大,我們幾乎可以不費力的找出先前的路痕,人類的破 壞力也實在太大了。令人想起 Thorau 在《湖濱散記》中的結論: 「我們很容易糊婼k塗地習慣了一種生活,給自己踏出了一條一定的 軌跡。林中居住了還不到一星期,我的腳就踏出了一條小徑,從門口 一直到湖邊;距今不覺已五六年了,這小徑卻依然存在;大地的表面 是柔軟的,人的腳印能留下痕跡,心靈旅行的路線也是如此。試想世 上的公路給踐踏得如何,走如何的灰塵蔽天。同樣的,我們的心靈上 也給傳統和習俗形成了何等深的車轍了!」。
  約半小時,我們就邀過了竿尾崙陵線。

「楓」采難求

  竿尾崙山標高六九七公尺是人屯山群中的無名小山,由於人跡罕 至,因此林相還算豐富,特別是紅棲的數量:它原本在台灣有廣大的 林積,但由於濫筏、濫墾,改變地貌和林相,以致今日不少人雖嗜楓
如命,要在台灣賞楓,還是一葉難求。
  八連溪下游(內柑厝、五腳松)是新興的賞楓勝地,去年夏天找 們在上游就特別留意到紅棲的數最不少,並期望在這次能一睹「楓」 采可惜數量雖多分佈卻過於疏落未能成林,而且楓葉必須在溫差大的 情況下才能嫣紅,今年秋冬又不成「氣候」,只見黃葉遍地實在可惜
,看來只望來秋了。

森林浴

  約十時許,下一陣大雨,我們躊躕一下,但觀察了小觀音山和竹 子山的積雲,判斷它不會持久,決定繼續爬。不入聽到溪水聲,幾番
柳暗花明的尋覓,終於會見了它,眾人都被溪谷的美懾住。

  八連溪,主流長僅3.14公里,由於它落差大,切割出來的河谷相 當壯觀,光斑透過濃密的樹梢,夾帶著霧氣穿射下來真是美不勝收, 宛如仙境。去年夏天我們就在這襄被清澈的溪水所迷惑,居然冒險溯 溪而上,沒想到一路上數十個瀑布,而且經常是一兩丈高,把找們這 些客串的攀岩者整得死去活來。當然這次學乖了,我們沿溪拾級而上
,浴沐在這種清爽宜人的空氣中,一點也不困倦。

  高度都巿化的今天,大家若飢若渴的往溪頭、杉林溪擠,享受森 林浴,豈下知淡水半小時車程不到的山區,就可享受森休浴,呼吸到 「芬多精」真應了一位禪憎的話「拋盡自家無盡藏、沿門托缽效貧兒
」。


荒塚

  十一點左右我們在溪岸看到了第一個礦坑,第一次上山的人都雀 躍不已。隨後一座三丈餘的瀑布橫在跟前,我們直上峭壁,就看到一 堵人工的砌石牆,讓我們知道這就是礦場工寮的遺址,雖然目前這 小樹成林,但還不難看出當時的規模,我們稍作現場清理工作後,就
照計劃開始繪圖定標,作下記錄。從現場的線索的判斷:

  一、這個礦場的探勘工作似乎不長,人數也不會太多。令人不解 的是,他們對週遭環境並沒有破壞,甚至沒有留下垃圾供我們「考古
」。

  二、現場留有一墳穴,內置三口「皇金甕」,是否當時留下的就 無法知悉,我們研判他們不是工人,可能是附近拾獲的荒骨,因工作 殉身的話,屍體會帶下山的才對。墓前豎有一小石為碑,用樸拙的字 刻「仙靈塚」。是原住民?或是簡大獅手下的抗日義士(附近山區都
是當年也們的遊擊戰區)?就只待考證了。


山神碑

  離開工寮現場約十二尺,就是我們此行的焦點山神碑。它介乎工 寮和礦坑之間的溪水旁。高約兩民,正面用極秀麗的楷書刻蓬萊島護 「山之神」,右側落款「昭和十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建立」算來已立53 年了),左刻「船本開之助」和「宜保代」。只知道是一男一女。對 此碑的沿革居然一無所知,大家都心有不甘。碑前的臺面約二民四方 ,看似擺供品用的,看來這碑是日本人立的應當下曾錯,台灣礦工通 常是會供奉土地公的。我們實在不忍想像,當年礦工背負投資者的期 望(那時是集股投資的,一股五元是當年大學生畢業生一個月薪水, 在高山惡劣的環境下,忍著冰冷、忍著孤寂,最慢徒勞無功時的心情
。山神碑或許是也們精神的寄託吧!

廢礦.蝙蝠洞

  山神碑旁即是礦場,留有平坑三處,由於鑿得深,不僅陰森且洞 內積水又高,加上長期成了高山蝙蝠棲息之所,它們的糞便和屍體堆
積發酵,水質和味道都不好受,誰也不敢進去探究竟。

  去年夏天,我們看到蝙蝠倒吊在洞壁黑壓壓的一大片,牠們雙翅 開展一尺寬,吱吱喳喳齊飛出洞時的場面相當壯觀。這次可能是入冬
的緣故,都不見蹤影。

  大家用完了簡便的午餐,不約而同的把垃圾打包帶走,這麼美的 山林溪谷,根本就是造物者的殿堂,正常人是不敢造次褻瀆的。
  我們遙望上游一連串的瀑布,日影斑駁閃非常具神祕感,聽說上 游還有幾個礦坑(再上去是小觀音山火山口),找們這次不上去,改 道去箭竹草原,就是筍農俗稱的「金坑坪」。


金夢難圓

  八連溪金礦,是日治中期採金事業中「山金熱」下的產物,它多 少與瑞芳、金瓜石二金礦的豐產,以及木村久太郎發現牡丹礦致富所 受的刺激有關(詳見本刊第二期一蓬來山黃金夢(上))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軍閥大肆擴充軍備,在大量輸入戰略物質導 致入超的影響下,黃金生產成為重點國策,一連串的獎勵政策,使這 股尋金熱也燒到這個荒山中。

  只是這些金礦的開採,都加當時服務「礦務課長」十餘年的福留 喜之助,退休後著文警告的:

因有不少在外行眼中,認為疑似金礦,經多次,由多數人陸續提出申請。如此 ,非但於申請者構成直接之損失,其於主管當局,亦屬無益乏勞。……尚有頗 多提出申請,獲准,探礦,試掘之歷程,唯未被確認為金礦賦存之地,逐成廢 業之礦區,今略舉其礦區……淡水郡下者:小基隆北新庄埔頭坑、八連溪…」


包籮矢竹

  我們由溪谷北勢直登竹篙山,這堣s勢陡峭幾近直角,林相較為 原始,算是此行最艱辛的一段,我們一直沿小溪溝爬登以防迷路,不 久漸入箭竹林,先看到的是三處山豬窟,一,只是我們懷疑今天的生 態環境是否還有那麼多的野豬。現場找到一些「大型」動物遺骨,一 群外行人研究了一會兒,也下知是什麼,倒是有人問:「山豬吃什麼 ?」也有人信口回答:「吃箭竹筍」因為現場看到零星箭竹筍。

  箭竹屬竹科,其桿纖細、堅勒適中,曾被拿來作箭桿的材料而得 名。大屯山系的箭竹學名叫做「包擇矢竹」,每次眺望竹子山、小觀 音山陵線,儼然一大片綠色地毯非常優雅美觀。台灣高山地區的風化 極為強烈,水土保持不易,極易成土壤的流失,而箭竹生長於此有攔 截雨水,涵養水源的功能。加以生物和風化作用有助於化育土壤,朝 向森林體系演進。箭竹本身一旦開花就會全株枯死,因此它們利用地 下莖長出嫩芽來繁殖,這就是叫謂的箭竹筍,箭竹是貓熊最愛吃的食 物,可惜台灣沒有這種叫愛動物,卻有比貓熊更愛吃箭竹筍、更具摧 殘力的人類。箭竹筍遭大量採摘,已超過植物本身更新的安全量,這 會影響矢竹生存,因自然演替下會帶來災害,若人為破壞使箭竹消失 ,則在山高水急的環境下,水土一流失,人類就會因他的貪婪而付出
慘重代價。

  目前,採筍必須有採筍證,而且必須在規定的期間(每年二月中 到四月底)內採摘。


離魅魍魎

  一入箭竹林,六尺的密林就迫使我們折腰而行,這種無辨識特徵 的青紗帳加上險惡的山勢,極易迷路,若風起雲湧氣溫急速下降,就 會翌生山難,喪命荒山。往昔筍農都會歸咎「魍神仔」作怪,因此入 林時就曾沿路撒冥紙,除了祭拜離魅魍魎,逃難時還可充當記號線,
算是一兼二顧。

  今天供不應求的巿場,誘使更多人涉險上山採摘箭筍,這次上山 我們看不到冥紙,看到的是滿地的保特瓶、易開罐、塑膠袋,他們征 服了魍神仔也正眼了山,用的是大量的垃圾、大自然無法消化的科技 垃圾。諷刺的是,找們在密林中葡蔔而行不致迷途,就是靠垃圾引路
的。

  我們到了竹子山鞍部,登高展望連綿的草原,真是心曠神怡留漣 忘返只是已到三點必須下山,否則天黑也就雪遇險「蒙難」。我們循
原路下山。


重回文明

  在回家的路上,大家簡單的做了些計劃,預備在寒暑假期間為高 初中生辦一系列的「八連溪尋幽探勝之旅」,工作室除擔任嚮導外,
並嚐試做人文資料解稅,包括:
  當大家眉飛色舞的大談「山中傳奇」時,突然醒覺到車子已經不 動多時了,原來碰到水碓子前的假日塞車,那時兩旁古家已徑華燈初 上,我們才意識到已經重回「文明」世界了。

滬尾街第三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