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博士與淡水教會

  淡水古名「滬尾」。乃是淡水原住民平埔族語音,其意也可能如 《台灣府志》所載「以碎石築坪之中曰『滬』,為漁民捕魚之所,村
處其尾,故曰『滬尾』」。

  『淡水』之今名,卻是因天津條約後,英國設港於此,而將「淡 水廳」的區名,套用在口岸所在地,而後人也沿用至今(詳見《滬尾
街》第一期—淡水地名的由來)。

  淡水的宣教活動,早在一六二九年西班牙人登陸淡水,建聖多明 哥城(俗稱紅毛城)時就已開始,當時隨軍的天主神父,已向原住民 傳福音,只是當時的平埔族驃悍難馴,神父和駐軍經常遭殺害,但他 們依然前仆後繼宣揚福音,可惜他們隨殖民政府的結束,心血所換得 的結果,也隨同淡水河盡付西流。究其原因,仍是因未建立實質的教 會(詳見《滬尾街》第二期—17世紀西班牙、荷蘭在淡水的宣教活動
)。

  馬偕從大社回到淡水後(見前文),即開始租屋宣教,四月十四 日開始請人來禮拜後,淡水教會就正式設立。隔幾天,馬偕又租了一 間民房充作禮拜堂,也買了一大張中國紙,上面寫了「十誡」張貼於 門外。不久遭人塗上污泥,而且被撕毀。再貼第二張,也同樣被塗上 污泥後撕毀,貼了第三張後卻一直完好。教會開設之後,每星期日平 均約有二十餘人懷著好奇心參加禮拜,有時則有一百多人前來聽道, 這是包括淡水附近各個鄉村,在星期日來淡水做買賣的人。


淡水第一位信徒

  有一天下午,一個斯文且很聰明的青年知識份子來拜訪馬偕,並 且提出很多問題質問。當夜他應邀,再度出現於馬偕的簡陋客廳裡。 這個青年態度真摯且直爽,離去時馬偕送他一本聖詩。兩天後這個青 年帶了一個當地頗有名望的舉人來討論宗教的問題,一同來的尚有二 十個有功名的人士及教師。馬偕和他們熱烈地辯論而且陸續提出儒、 釋、道三教的問題反駁他們。他們對於「洋兒子」居然瞭解孔孟聖賢 及其教義,而頗感驚奇。為首發言的人感到無以辯駁,一行人終於相 率而去。半小時後,這個青年又回來了,向馬偕表明心志,願意接受 基督做為他的救主。他並說:帶人來論戰是想考驗這些教義中,到底 誰的道理才是最好的,現在他已經有了答案,而且願意做為馬偕的學 生。這個年輕人大家叫他「阿華」,他姓嚴,名叫清華。第二天就搬 進馬偕的寓所,成為馬偕的助手、學生及伴侶。這就是臺灣北部教會
的第一位信徒。

  繼阿華決定信主後不久,有一個油漆匠(亦有說係畫家)叫吳寬 裕,相續皈依基督,這個人先前曾逼迫過阿華。接著有王長水、林孽 (又名林輝成)及林杯等三人表示要皈依基督。就在一八七三年一月 第二個星期日(一月九日),做完禮拜之後,馬偕以牧師身份向會眾 宣告,要為這五位信徒舉行洗禮。那天有許多群眾聚集於淡水教會門 外,聽到馬偕說要為這五位信徒舉行洗禮,一時爭相叫罵:「把他們 拖出來打!」禮拜堂中擠滿了人,門外也聚集了很多的人。馬偕牧師 毫不畏懼領信徒唱了一首讚美詩,然後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 的名,為這五人施洗。接著這五人各向會眾作見證,眾人有的嘲笑、 有的辱罵,但阿華勇敢的述說也蒙恩得救的經過,雖然有人發聲加以
阻撓,卻也有人傾耳聆聽。

  第三個星期日(一月十六日),這五個信徒圍著聖桌而坐,敬守 聖餐。他們從未見過這種儀式,馬偕也從未主持過聖餐典禮。馬偕牧 師以嚴肅的態度,宣讀聖餐禮文。這五個人感受很深,林杯聽了之後 竟抑不住內心的激動哭了起來,他一直說:「我實在不配,我實在不 配。」就衝進房間裡去,在那裡面祈禱了一會,才肯出來領受聖餐。 這是北部等一個教會為第一批信徒,所舉行的北部地區第一次聖餐禮
拜。


五個淡水基督徒

  五位信徒的背景如下:

  嚴清華(受洗時廿二歲),文人。他不僅是第一位信徒,更是北 台灣第一位傳道師和牧師,也是北部教會的關鍵人物。

  吳寬裕(卅一歲)油漆匠。也剛開始最反對基督,專找馬偕和清 華麻煩,信主後成為最熱心的傳道人,其後裔多人,依然是熱心的傳
道人。

  王長水(廿四歲)文人。他也是成為一著名的傳道人。

  林孽(廿六歲)木匠。也因患眼疾,求醫於馬偕而獲得福音。歸 主後跟著馬偕牧師到處巡迴佈道和醫療,傳道的蹤跡遍及台萬東北部

  林杯(四十二歲)農夫。他因眼瞎求治於馬偕,而信主。他信主 後遭妻子、親友離棄並極盡逼迫,但一生對信仰忠心,為初期信徒典
範。

  有了這些信徒後,淡水教會繼續發展,人數日愈增加。雖往後馬 偕牧師將其時間、精神用在台灣北部其他教會的發展,但淡水一直是 他的根據地。如「偕醫館」和「牛津學堂」的設立都是在淡水。而他 早期的學生也都是這教會的傳道人,加連和、蔡生、莊天能、葉俊、 蕭田、陳錫、陳清義、劉寶珠、吳寬裕、張金波、郭貞等。淡水教會
和馬偕牧師,一向有這種親切的關係。


淡水禮拜堂

  馬偕牧師因聚會的需要,在一八七五年,向其最早的鄰居陳阿順 買下他的房屋當作禮拜堂(即是今址),經數次增建,直到一九一五 年改建成一所較具規模的禮拜堂,此建築面朝淡水河,中間建有方形 鐘樓凸出於正面,下設入口正門。隨著信徒的增長,到一九二八年這 所教堂已經容納不下,同時為了要慶祝設教六十週年,因此決定重建

  當時除向淡水會友和學生,以及台北友會募捐外,部份由偕叡廉 先生(第二代馬偕)向加拿大母會申請輔助。一九二九牛又買下在其 西鄰的牧師樓,以得到環境的完整。經四年的籌備,終於在一九三二 年十一月十八日開工;由偕叡廉先生親自設計、監工,並由當時的鍾 天技牧師協助,於翌年九月卅日完工,十一月廿八日獻堂,這就是今
日的禮拜堂。

  它落成時,為北部台灣最大的禮拜堂。我們不難想像,當年它臨 立在淡水港的雄姿,主日禮拜鐘聲敲響時,聲聞遠達八里,真有北台
灣福音發祥地的氣慨。

  此仿歌德式紅磚建築,與淡水河、觀音山組成的風景線一直是畫
家最喜愛的寫生美景。


焚而不毀

  自馬偕一八七二年三月九日登陸淡水設教至今,已近二甲子,其 間物換星移,人事滄桑:淡水港渡過其黃金時代(一八六二至一八九 四年)後,漸因淤塞水淺,盡失當年港埠風采,但淡水教會經晚清、 日治與國民政府,歷諸多艱險時局,卻依然欣欣向榮、屹立不搖。仍
以「寧為燒盡、不願腐蛂v之馬偕精神廣傳福音,關愛淡水。

  日冶時期「台灣日日新報」,曾刊戴一首南都氏遊淡水的詩,道
盡了淡水與馬偕的關係:

面海依山小市街
溶溶江水繞庭階
歐風向日開文化
到處人猶說馬偕


滬尾街第三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