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行醫在淡水

  醫療工作與長老教會在臺灣的宣教事業有著密切的關係,從一 八六五年,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師馬雅各醫生在臺灣南部登陸以來, 已逾二甲子,而臺灣北部,在馬偕博士抵台行醫以來,亦達一百廿 年。在這悠長的歲月中,醫療工作一直就是傳教工作的先鋒,同時
也成了改善早期居民生活最好的武器。

  由於馬偕的關係,獲得了駐在臺北、淡水、基隆等外國醫生的合 作,現代醫療才開始與本省居民接觸。同時由於這些協助,馬偕博士 在傳道旅行中,始終有足夠的藥物來幫助許多鄉村的病人。馬偕博士 的拔牙術及醫術大大輔佐他的工作,那是也先後在紐約及多倫多學來 的。也自己記載:「往往我們旅行到鄉間時,即先在空地或寺廟臺階 上唱一、二首聖詩,然後替人拔牙,繼而開始講道。病人常站立不動 ,俟牙被拔出後,牙即被置於也們的掌上,如果我們保留了他們的牙 齒,則將引起懷疑:我常在一小時內拔取一百顆牙齒,自一八七三年 以來,我親手拔起了二萬一千顆以上的牙齒。(《台灣遙寄》p.244)

  馬偕博士所使用的第一套拔牙用具,於1880年返國述職時,特贈 送給他的學生陳榮輝使用(現由淡江中學校長保存)。返臺時,另購
一套自用。


初期滬尾醫館

  馬偕博士自八七二年抵達淡水後,六月一日即在其自寓開始醫療 施診,當時臺灣虐疾猖獗,很多居民均得此病死亡。他研究虐疾猖獗 的原因,發現一般民眾住屋的周圍雜草叢生,竹林茂盛,水溝不通, 污水宣洩,蚊蠅滋生,環境衛生極為不良。馬偕博士首先倡導公共衛 生,鼓勵民眾除草,通水溝,以減少傳染性蚊蟲的繁殖。

  此外馬偕博士又免費發給虐疾患者特效藥金鶴納霜(當時為溶液 ,被稱為「馬偕的白藥水」,味道甚苦,現改為藥片)。有許多人因 疑心很重,以為特效藥是毒藥,不敢飲用,暗地將昂貴的藥液倒掉, 而將藥瓶保留起來,因為當時臺灣尚不容易見到如此精細的玻璃瓶子 。有的人為得到玻璃瓶,甚至為裝生病,故意就診領藥,把藥液倒掉 ,而將玻璃瓶像寶貝似的保存起來。

  又當時「腿膿瘡」(臭腳粘)患者很多。馬偕博士由英國購入奶 油色膏藥,塗在患者膿爛之處,以做為治療。那些貯藥膏的甕底,直 徑十吋,甕口直徑五吋,甕高一呎二吋,為英國倫敦製藥公司出售( 部份當年藥甕存於今日「牛津學堂」史蹟館內)。

  很多本省北部的民眾,聽說淡水的馬偕牧師有治療虐疾及腿膿瘡 的特效藥,均不計路途遙遠,從各地趕來求治,有的病患甚至走了五 、六哩路前來就診。由於病患愈來愈多,到了一八七三年馬偕只好月 租一民房(現址為淡水鎮馬偕街頭)做為「醫館」。同時也請到了淡 水英商侍醫 Dr.Ringer (林格醫師)協助醫療工作。.商行堛漱H,對 馬偕免費為民眾施診的義舉大為讚賞,而且每年都在經濟上予以援助
,頭一年即捐獻了美金二百七十二元。

  一八七三年一月九日,第一批信徒五人受洗加入教會,馬偕博士 除施以神學教育外,及對也們施以簡單之醫理、藥理教育,同時讓他 們到「醫館」媮{床實習,便他們對西方之醫學,具有最起碼的常識 ,以便在傳教時,能夠隨時隨地幫助病患。後來牛津學堂(神學校) 的學生亦都得接受此種教育。他們要前往教會就任傳道之職時,每個 人都得攜帶一箱簡單的醫療工具及藥品,以應付急需。所以初期的北 部教會,不但是崇拜上帝的聚會產,同時也是一個簡單的醫療站,傳
教師都是醫師。

  據「滬尾醫館」開設後第一個月的統計,共有一百三十名病患接 受治療。全年度統計則有五百九十三名初診病患,反五百三十正名複
診病患。

  英國商行堛漯L格醫師,每日都到「醫館」去幫忙施診,也工作 認真、不計酬勞,一直為醫館貢獻力量,直至1880年離臺返英時,他 的工作才結束。


世界第一病歷

  一八七八年有一個葡萄牙人,因病前往「醫館」求冶,數天後死 亡。因為查不出死因,林格醫師就把病人的屍體解剖化驗,結果在死 者的肺部發現一個指甲一般大的蟲,這就是全世界第一次由人類體內 所發現的「肺蛭蟲」。消息傳出之後,醫學界為之轟動。在此之前,
醫學界曾由動物體內發現「肺蛭蟲」,而在人體內發現則屬首次。

  林格醫師把這個肺蛀蟲和一些從解剖中發現的蟲卵,送給在廈門 執醫的一位英國醫師。不久,有一名病人到這位英國醫師的診所去求 診,當病人要離開診所時,隨意的在診所地板上吐了一口痰。英國醫 師等病人離去後,就把地板上的痰液抽取一點放在顯微鏡下化驗,結 果發現了肺蛭蟲的蟲卵,經過查問,原來這個病人是從臺灣到廈門去
的,這是全世界被發現的第二個肺蛭蟲病人。

  事後馬偕博士尋求「肺蛭蟲」侵入人體的原因,發現本省民眾嗜 食毛蟹。而「肺蛭蟲」蟲卵在清水中孵化成幼蟲後,就寄生螺螄體內 ,在溪流內生長的螃蟹吃了螺肉,肺蛭幼蟲就滲入蟹體,隨後藉著人
們吃螃蟹的機會又傳入人體。

  一八七五年元月廿九日,加拿大長老教會派了一位宣教師(是牧 師也是醫師)華雅各醫師(Rev. J. B. Fraser, M. D.),到淡水協助這個剛 開始的醫療工作。很可惜兩年後(一八七七年十月三日),華雅各醫
師夫人病逝淡水。華醫師不得不攜帶兩個女兒回加拿大。

依照1886與1890兩年,馬偕與歷尼(Dr. Rennie)醫師合編,由廈門出版 的報告書,十年新來病人的統計如下:

1880年—1346人
1881年—1640人
1882年—1983人
1883年—1784人
1884年—3012人
1885年—2806人
1886年—3448人
1887年—3120人
1888年—3280人
1889年—3055人
1890年—3696人

  這些報告書堙A也排列看各種疾病的詳細一覽表,但最有興趣的 還是偕牧師有關「虐疾」malarial fever 的詳盡報告與分析。


馬偕醫館時代

  華雅各醫師回國後,「醫館」的工作並沒有因此停止。

  1880年馬偕首次回國述職,路經美國底特律報告其醫療工作時, 一位同姓的馬偕夫人,為紀念逝世不久的丈夫,馬偕船長,慷慨捐贈 美金三千元與馬偕在臺灣的宣教事業。馬偕博士便在淡水建立了一所 北部台灣最初的醫院以紀念馬偕船長,命名為「滬尾偕醫館」。此醫 院的建立使本省北部民眾受惠無窮,如今該建築物仍完整存在淡水長
老教會禮拜堂東鄰。

  一八八四年中法戰爭爆發(西仔反),是年十月一日法國艦隊出 現於淡水港,並向岸上砲轟,民眾與士兵死傷不少。十月八日法軍登 陸,雙方血戰沙崙,各有傷亡。而偕醫館就成了清軍的野戰醫院,馬 偕牧師和學生都為傷兵急救,動員街民用門扇板充作擔架,將傷兵抬 來,把醫館門口、路旁、小橋上擠滿。在戰亂中,「偕醫館」收容了 許多傷兵當時外國醫師約翰生(Dr. C. H. Johanson )和戰時駐於淡水港 的英艦柯克哈特號( Cockchater )軍醫布羅恩( Dr.Browne )兩人,曾協助 馬偕博士醫治傷兵的工作。中法戰爭結束後,臺灣總督府欽差大臣劉 銘傳,派淡水防衛司令孫開華提督,親自到偕醫館致謝,並捐款給醫 館,以後政府每年繼續捐助。此外,在臺北的英國領事及外國茶商每
年亦有捐款。

一八九二年宣教師吳威廉牧師夫婦抵臺,仍然積極關心醫療傳道工 作,尤其吳師母,幫了醫院不少忙。當時她的報告說:「平均每天約 有七十五人求治,因為醫館只有一間長三呎、寬十呎的門診室,因此 大部分的病人都坐在門外的茅屋下等候,我們就向也們宣講基督的福 音。」雖然由駐院醫師主持,且缺少受過訓練的工作人員,但這一所 奉基督之名開設的小醫院,繼續不斷地維持服務人群約二十年之久。
  一八九五年四月十七日甲午戰爭,臺灣割讓給日本。日本人佔領 臺灣之後,在臺北開設一所醫事學校,招生時敢前往就讀的人甚少, 惟獨有許多馬偕博士學生的子弟敢前往就讀,這些人是因為其父兄對 現代醫學已有了解而鼓勵的結果。由此可見,馬偕博士在臺灣的醫療 工作非常出色,且極有成就。馬偕博士並不是醫科的畢業生,他不是 醫生(日據時代日政府因此不許他行醫),卻為世界醫學史上寫下光
榮的一頁。


宋醫師來台

  1901年馬偕博士,因喉癌息勞後。「偕醫館」暫時停止醫療工作
達五年之久。

  1905年第二屆長老教會北部中會全體通過,決定修書加拿大宣道 會,請派醫師來臺重新開設教會醫院。是年十月宋雅各醫師應派抵達 淡水,他是本省北部醫療傳道第二位重要的人物。他抵達淡水後不久 ,就開始在家為病人看病。1906年宋醫師的臺語已有了基礎,於是偕 醫館重開門診。當時偕醫館的聲譽已普及各方,從各地湧來的各種病
人,都爭著要接受這位洋醫師的治療。

  日據初期,宋醫師的醫學知識和醫療技術頗受重視。因此偕醫館 的重開贏得了日本政府的協助。他在淡水行醫四年中,平均每天約有
一百位病人求冶。

  鑑於實際的需要,宋醫師一面向母會要求多派工作人員加強醫療 工作,一面與吳威廉牧師計劃醫院將來的發展。一九一一年秋,加拿 大母會派護士烈以利姑娘( Miss Isabel Eliot )來臺,次年春季再派宣教
師倪阿倫醫生( Dr. A. A. Gray )及夫人來臺協助醫療工作。為應付將來
更大的需要,宋醫師建議應將醫療中心由淡水遷到臺灣首都臺北巿。

  他並提議,將醫療中心擴建,以紀念北部教會宣教的先鋒馬偕博 士,除傳教外,並施以醫療。母會同意這提案,撥款二萬五千美元, 在臺北雙連重建一座新醫院,由吳威廉設計施工,於一九一二年全部 竣工,這就是今日的「馬偕紀念醫院」。宋醫師不但重開了「偕醫館 」,並將這醫療中心由淡水遷至臺北,可說是「馬偕紀念醫院」的創
立者。


馬偕紀念醫院

  臺北新建「馬偕紀念醫院」,是遠東最好的一所基督教醫院。

  首任院長宋雅各醫生,烈姑娘領導護理部門,訓練著七至十二位 護士,其中多數是淡水女子高等學校(現為淡江中學女生部)的畢業
生。

  一九一四年七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馬偕醫院因大戰的影響, 藥品短少,醫護人員缺乏,終於在一九一八年六月停辦。宋雅各醫生 也因為健康的關係回國去了,他奉獻給臺灣社會的時間一共十四年。
  一九一七年大戰結束後,母會派遣護士呂姑娘 ( Miss Margaret Luscomb ) 於是年秋天抵臺;1920年春天,再派宣教師連醫師 ( Dr. Kennrth A. Denholn ) 來臺,準備重開馬偕醫院,雖然他們都學會了台
語,但皆因不適台灣水土氣候,身體欠佳而返國。這都是當時西方人
常遇到的難題:華雅各醫師的喪妻和馬偕博士的虐疾、水痘及熱病亦
然。

  一九二三年戴仁壽醫生 ( Dr. G. Gushue taylor ) 抵達台灣,他曾在
台灣南部工作數年,能操流利的台語。翌年吳威廉牧師長女吳阿王護 士,及次女吳花蜜醫師來台,醫院重開並快速成長,直到今日。戴仁 壽在一九三四年分設「樂山園」麻癩院於八里(今日尚存),他甚至 為其太太切除子宮絕育,以便夫婦有更多時間,精力照頭社會所遺棄 的「廗苛」病人。戴醫師在一九五四年回國述職時病逝於船上,也的 遺言是:「把我葬在我最愛的福爾摩沙」。其墓在八里麻瘋醫院附近


遺愛滬尾

  從馬偕博士為人配藥拔牙到設立馬偕護校、增設竹圍分院、到十 三層醫療大樓的竣工,長老教會醫療工作從未置身於台灣身、心、靈
的需要之外。

  今日保存於淡水這座樸實的中西合壁(有閩南瓦的屋頂和西洋拱 形門窗)建築—偕醫館,就是最好的見證。


滬尾街第三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