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海新市鎮」是淡水的?

專訪周慧瑛


研討兩小時結論不知所云
 淡水新巿鎮開發計畫真是打迷糊仗

《北縣訊》「淡水新市鎮開發計畫」昨經省都委員會都與縣 府有關人長達二小時餘的開書討論後,雖勉強達成數項結論 ,惟仍無具體結論,連規畫單位,應有由誰負責也仍搞不清

                         —中央日報—

規劃淡水新巿鎮竟以六十二年航照圖為藍本
 民代責罵 簡書燦:回去查查看

《北縣》淡水新市鎮竟以民國六十二年的航圖為規劃依據, 引起引起省議員及省都委會交相指責「規劃草率」,欲找出 負責規畫單位加以說明。不料,與會的省住都局與省委會相 互推託,省都委員作業組組長簡書燦更荒唐的表示,「這還 要回去查查看」。
                         —民眾日報—

開發淡水新巿鎮不可不慎
 水源與垃圾問題民眾盼能末雨綢繆

縣長尤清則稱:淡水新市鎮開發,無論用市地重畫或區段征 收,對地主都有好處,可是對淡水鎮民不見得有利,尤其衍 生出夾的問題對地方或許不利,因此規劃單位應該提出一套
辦法對地方有所交代。                            —中時—

“淡海新市鎮計畫”妾身未明
 營建署黑盒作業,專案會報上尤清

尤清指出,整本報告竟無負責單位具名,詳談內容就無意義 。尤清表示,二個月前營建署首次邀請他列席參與專案書報 時,他就認為該案問題叢生,因此立即喊停,如果是國民黨
的縣長,恐怕旱已通過本案了。

令尤清不滿的是,營建署成立「指導委員會」,企圖以「藏 鏡人」那隻看不見的手,讓整個「淡海新巿鎮計畫」以特定 區的規畫方式進行,根據經驗,勢必重蹈「林口特定區」、
「澄清湖特定區」覆轍,讓他負歷史的黑鍋。
                         —首郡早報—

淡海新市鎮規劃目的不定
 尤清質疑要照顧中低收入者如何招攬觀光?

尤清也認為,新市鎮規劃既為中低收入者又兼顧觀光休憩, 顯然目的不定。新市鎮的設置,不管以何方式取得土地,對 地主一定有好處,但對鎮民有很大的衝擊。因此,似乎也應 對鎮民有所回饋。

尤清指稱,林口也在規劃,可是現在沒有任何結果,卻又要
開發淡水新市鎮,顯然步調有些紊亂。
                         —自由時報—

  上述是今年(1990年)四月十七日各大新聞的報導。這個三十萬人口計畫 的「淡海新市鎮」當真那麼“烏魯木齊”嗎?究竟多少淡水人清楚這件淡水人事
呢?

  本刊特請省議員周慧瑛,由省垣提供這個計畫的資訊。


為什麼決策單位要規劃「淡水新市鎮」?

  據我在省府方面得知,淡水地區為配合當年淡水國際港的闢建, 早在一九六九年擬定台北基隆都會區域計書一時,就有牛埔仔新鎮的 規畫(編按:牛埔仔在洲子灣與興化店之間),而四年後省府公共工 埕局,也擬定容納廿五萬人的《淡水特定區計畫》,只是中央垂青台
中港,這些計畫就塵封歸檔了。

  後來,隨著大台北都會區人口快速成長,和房地產畸形飆漲所帶 來的壓力,經建會與內政部乃在三年前,會同研擬(興建中低收入住 宅方案),成立住委會以執行「計畫以區段徵收取得都會週邊低廉土 地興建合宜價位住宅,以解決中低收入民眾居住問題」。

  住委會遂在去年六月七日第一次會議中,輕易的棄汐止、關渡, 選中淡水北側農地,以開發新市鎮方式塑造良好之居住與遊憩環境。 規畫單位是內政部營建署,再將計畫草圖案,委託省府住都局市鄉處 做「規書與研究」工作。

  後來,尤清入主台北縣,發覺這個計畫雖然全部在縣內,居然都 是「有關單位」在黑盒規畫,縣府連表達意見的機會都沒有。顯然的 ,將來德政和功勞都是中央的,而所有後果要縣府承擔和收拾。因此 尤清力爭並且揚言縣府若不能該計畫中居主導權就要全面杯葛。

  省府才在今年三月、四月和北縣開過三次專案小組會議。據瞭解 尤清對這計畫草率和缺乏公正性非常不滿,尤其四月十六日那次,經 尤清和民代(陳金德和呂子昌也有參加)一逼問幾乎笑話百出。


「淡海新市鎮」在那堙H為何挑淡水?

  計畫中的位置,在淡水現市區北方約一公里半處。南起淡金公路 二號橋(鴨母掘),北到九號橋(灰窯子)。東起往北新莊路上的水 源國小東側,西到海岸線。換句話說是今日淡水的崁頂、埤島、義山 、興仁和賢孝五個里。

  照這個區域的優越性來看,選中這堿O必然的。它緊鄰台北首都 (省府其他新市鎮的計畫是林口、台中港、大坪頂、澄清湖)而且腹 地廣大、景觀資源豐富。目前本區又全非都市地,以農業區、山坡保 育區或廢耕農地,夾雜著聚落、工廠、軍事用地和墳墓等未開發土地 為主。屬地廣人稀(人口不足萬人),可取得的住宅用地約三百公畝 ,興建六萬五千戶的住宅。

  整個結構型態,可以引導台北都會區向北發展,減輕西部走廊( 中永和、板橋、三重等)過度發展的壓力。在此造鎮,應當合現實需
要。


土地是怎麼樣取得?怎麼個規劃法?

  所謂「區段徵收方式開發」,就是政府取得土地百分之廿五(供 興建中低收入住宅使用),公共設施用地百分之卅五;而發還原地主 百分之四十。(這點是最引起爭議性的)。這還要分二十五年真是望 穿秋水,三期三區開發;第一期發展750公頃、第二期580共公頃、第 三期370公頃,預計容納卅萬人。

新市鎮的民生問題,有沒有未雨綢繆

  建立新市鎮最棘手的,通常是這三大問題

第一、用水問題

水,可能是本區最難解決的,尤其淡水地區去年就鬧過幾次 水荒,更顯的雪上加霜(據台北的自來水事業處說明,供應 三芝淡水的自來水到民國100年時才13200噸,有人建議索回 被台北市截走的百六嘎水源(出水量9200立方公尺),但那
也不夠。

目前,本區最大的溪流公司田溪,水量並不大,也被水圳截 得差不多了,能利用的機會不大。決策單位似乎對此一籌莫
展。

第二,垃圾問題

在台北縣每個鄉鎮都在為垃圾焦頭爛額時,看來這個地區將 來也不會例外。目前淡水在使用的下莊子垃圾場已達飽和, 而且本身還是在新市鎮的商業區範圍內,到時還得遷走呢!

照計畫是要在市鎮外設焚化爐,這是很天真的想法,現在台 北市都不想設焚化爐,而且住在淡水的人就會知道,冬天就 是吹東北風,這麼龐大垃圾量、不管是堆或燒,任何惡臭、
毒煙、蚊蚋都會飄過市區處。

第三、交通問題

這個問題在計畫書內,倒是談的眉飛色舞。

目前除了原有的淡金公路、舊台二省道從沙崙、經港子平、 崁頂、通林子街、道路、二甲省道(到陽明山),興建中的 台二省道(西濱公路)等。這些路道的強化之外,也把希望 寄托在北淡線捷運系統、盼望延伸到新巿鎮內(義山里), 同時也拉淡江大橋(八里到油車口)計畫和淡水河內河航運
系統來造勢。

這個計畫救得一些「無殼蝸牛」嗎?

  坦白說,我對這個《興建中低收入住宅方案》沒什麼信心,這麼 理想的規畫,及每坪六萬以上的價位,問津的不是蝸牛,照以往的「 前科」來看,這種高利潤的事都得先擺平地方利益份子,再黨政協調 、官商搓合、七折八扣,再加上如蚊子見血般,群湧而至的地皮肩客 、投資公司、財團和置產增值的投機者,他們相互串聯、起哄造勢, 炒翻地價.建下品質低劣的「販厝」。

  在台灣的社會資源重新分配未合理、金錢競逐未停止前、若把新 市鎮當作回應蝸牛族訴求的祭品,那還是畫餅充飢;林口新巿鎮開發 已十一年,預期可發展出來的十萬人口,今日遷入的還不及二成,原 因是規畫一頭熱、開發大家推,結果一片荒。


談談你對新市鎮的個人觀感。

  我認為「淡海新市鎮」,仍然難逃台北巿「薪臼仔」(小媳婦) 的角色:繁華的台北巿,垃圾要倒在台北縣,喝水要北縣的水源;公 車公司在台北巿,底站和修配廠在北縣、捷運系統也是以北市利益為 準、種種生活重擔要台北縣承擔責任,而北縣僅有義務而無享受的權 力,這個市鎮計劃是為了解決台北巿的擁擠,而非自主性市鎮。   我想決策者推行新巿鎮計畫、不能以鄰為壑,只為疏導首善之區 人口,也必須有一個終極理想:就是「自給自足」和「均衡發展」。 「自給自足」的意思,要是使新市鎮的居民,享受到最基本的生活需 要,包括居所、就業、教育、醫療、娛樂、休憩、交通等設備和服務

  「均衡發展」的意思即是:產生一個不分階級、不分族群、不分 本地外來、按各社區特色齊頭發展、共存共策,並由住民共同參與的
大社區。

  台灣的人口、土地、都市政策,應該徹底拋棄那種國王的新衣式 大國大建設鬧劇,專心以台灣本島和人民為主體,做長期政策性規劃
,才有指望。這座「淡海新市鎮」,還是從長計議吧!


尤清的意見:

原本設計的捷運系統雖為高運量,但多為乘載北投,士林之民眾,因  此盼能在竹圍或關渡配合環河快速道路重行修建,或者與三重、新莊  線配合,讓新市鎮居民可方便與北縣各鄉鎮巿聯絡。

現三芝與新市鎮規劃區內線有十萬人,因此未來新市鎮若達預計容納
 的三十萬人口,勢必道路須再增三倍。

由於新市鎮的規劃早已外洩,造成當地有財團炒作地皮,及利用農地
 建房舍的情況嚴重,應予以解決。


滬尾街第二期 滬尾文史工作室